*EMAS 是 教育醫療支援服務 Educational Medical Aid & Services 的縮寫

去年十一月我幸運地參加了EMAS醫療短宣隊到 亞洲。我說幸運因為EMAS 是一個國際性的醫療隊,雖然萬民堂有些弟兄姊妹都曾參與EMAS 短宣隊,但因為我毫無醫學的技能,我也從未認真考慮過參與短宣隊伍,所以從未想像我會有一天參加EMAS 的隊伍。

促成我這次參加EMAS的原因是由於2012年8月 Shugart 牧師來萬民堂的一次講道。就憑他的一句話我作這決定。他說有些宣教士在宣教的工場被殺,有人歸咎於搭理班恐怖分子憎恨外國的志願工作者,他卻不同意這看法。他以為這些事所以發生是由於撒但要殺害忠於主的基督徒,目的是阻礙神的拯救計畫。很多時我們想尋求神的旨意,但如果不能從神的角度來看事物,我們亦猜不透神的心意。當蘇聯解體和對外開始開放,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個很大的商機,但宣教士從神的角度去看,就看到一個廣傳福音的大好時機。所以要是我們能改變我們世俗的眼光,就更能明白神究竟要我們做什麼。這講道也使我想起從前聽過的另外一些宣教士的見證和分享,最後我決定參與EMAS到 亞洲的短宣。

EMAS 為世界各地有需要的人提供醫療服務,他們需要不同的人材去協助他們的工作。我是以資訊技術員(IT)的身份來參與他們的工作,我也是他們這次醫療隊伍的攝影師。我為病人的傷口拍照並存案,醫療隊需要這樣的紀錄來跟進療程。

EMAS這次面對的很多病人都是嚴重性灼傷,所以行動不方便,嚴重灼傷也阻礙了他們正常的社交生活。很感恩我參與這醫療隊的工作,除了可以看到病人的康復,也可以看到人生命的改變。

『凡事互相效力。』(羅馬書8:28)

從這次短宣,我真的看到神使萬事互相效力。祂使YAP參與兒童事工。很感謝Ryan 邀請 YAP 參與兒童事工,我從參與兒童事工中學會了一些手工藝的技能,也學習怎樣和兒童相處。在我啟程前往 亞洲之先,我和旁人談起,有人提醒我很多時EMAS到亞洲都要面對很多病童,他們都熱愛手工藝。我在萬民堂兒童事工的參與竟為我預備了和兒童相處的訓練。你說奇妙不奇妙?

奇妙的事還不只這一件。未啟程到亞洲時,有一個朋友和我分享一個牧者在醫院事奉的經歷。這牧師每一天都到醫院探望病人,但有些病人可能由於心情不好或者處於痛苦中,對牧師總是不瞅不睬。牧師還是堅持著每天都到醫院探望他們。要是病人不想說話,他就只是和他們坐在一起,不說一句話。他雖然不說話,但他每天到來病人是知道的,他們也明白牧師對他們恆久的、默默無聲的支持。就憑著這不放棄的心,最後他終於和病人建立了關係。我聽了這故事,記在心裡。到亞洲後,在醫院裡一個治療師介紹我認識一個嚴重灼傷的小孩。他不能走動,渾身都纏紗布,並且很明顯他一直忍受著很大的痛楚。別的被灼傷的孩子還可以走動,不像他。我走過去嘗試和他說話,但我聽不懂他說的話,而且我也感到他那麼痛楚也不想說話。我轉而和他媽媽交談,但很快又找不到話題。我覺得很腆,想到放棄,但那默默耕耘的牧者的故事提醒我,告訴我該怎樣做。所以每天我都和那孩子坐一會。有時候我會帶一些貼紙去做一些貼紙圖畫。真奇妙!在短宣的最後幾天,他可以重新走動,他竟然很開心的四處去找我。從這件事上我學會了關懷不只是說一些安慰的話,最重要的一顆持久真摯的愛心。

耶穌活著

“凡失喪的、呼喊的你都親手撫摸,讓不朽的、溫暖的真愛療治痛楚!主你當敬拜得讚美,你恩典覆蓋這地。”

有一天,我和一個西人醫生一起在醫院附近走,我們遇上了一個瘸腿的乞丐。這位醫生雖然是個外國人,卻可以用當地的語言跟他溝通。這醫生用當地的語言跟他說話,邀請他到醫院,看有什麼他可以幫助他。這一刻我眼中不只望見一個西人醫生和一個乞丐對話,也看到像憐憫慈愛的耶穌基督謙卑地和一個身有殘疾的人在對話,並且要醫治他。當然,那醫生不是主耶穌,但整個醫療隊其實是履行路加福音所記載主醫治困苦窮乏人的事。祂用愛療治那些身在痛苦中的人。我相信被醫療隊醫治的病人都明白:這是由於主耶穌基督的大愛,我們才會來到他們中間。

呼召

這次短宣之後,雖然我很想鼓勵所有朋友參與EMAS這有意義的工作,但我深深明白神的呼召的重要。我想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和體會,好讓神呼召你的時候你更容易作決定。我在短宣認識了一位宣教士,她是為了服侍當地的貧困人士而定居在那裡。想到她所放棄的一切,我很驚訝。但她只是笑了一笑,好像我這樣的想法是很傻的。聽完她的分享之後,我才明白她原來是被神呼召到那裡,所以她覺得現在的工作比以前的事業更重要。對她而言,這並不是那麼大的犧牲。

神的呼召感動人心,改變人的價值觀念,使他們能做一些以前不可能做的事──這是我從這次經歷的體會。